新闻|人物|感情|留学|雅思|考试|考研| 公务员|创业|就业|村官|娱乐|电影|旅游| 星座|文学|笑话|游戏|公益|工具

亲爱的,请用三秒钟说你爱我

时间:2009-06-24 00:45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本文已影响:
文/飞鸟 序 情人包厢里,烛影摇曳,玫瑰流香。爱的歌声在呢喃。 我和若宁丽影成双,举杯对饮,甘之如饴。 若宁抿了小口红酒后,秀脸嫣红眼神迷离,异常妖艳妩媚地问道: 亲爱的,你爱不爱我?三秒钟,请回答。 爱。 有多爱? 很爱很爱。 怎么很爱很爱? 你离
  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飞鸟



情人包厢里,烛影摇曳,玫瑰流香。爱的歌声在呢喃。
我和若宁丽影成双,举杯对饮,甘之如饴。
若宁抿了小口红酒后,秀脸嫣红眼神迷离,异常妖艳妩媚地问道:
——亲爱的,你爱不爱我?三秒钟,请回答。
——爱。
——有多爱?
——很爱很爱。
——怎么很爱很爱?
——你离不开我,我离不开你。
——不对!
——怎么不对?
——应该是:你离得开我,我离得开你,哈哈!!
爽朗清脆的笑声中,若宁突然起身如白云般袅娜飘走。我赶紧伸手抓她的衣袖,可是抓了一个空。我一急大叫一声若宁,发现自己已惊醒坐在床上。
不愿相信,一切皆是梦醒了无痕,繁华落尽净成空。。。。。。




这个北方城市的冬天,冰夹着风肆虐穿行,晶莹透明,起一地奇冷蚀骨的冰花。
每天路过进去例行吃喝的小饭馆。带着一种难以适应的寒冷。
进去吃饭,每天随手划划几个菜。不用点,都因不习惯而在嚼蜡。
一切都是冷冷的。在这个远离故乡的城市中,我期待着一个寒冬里能够互相取暖的人。

“先生,请点菜!”
不同的声音,小工换了新的。随意地抬了一下眼皮,看见了她,寒冬中穿得一身火红。不只暖而已,燃烧了我的眼睛。
我正欲挥舞我习惯性的优美的点菜姿势。
“不能随便,吃有大大的讲究!”
我戴上眼镜,认真地盯住她,她的脸,她的全身。感觉从灼眼迅速变成养眼。那双眼眸,深邃透澈得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。
“我早知道你这个人,天天天天来吃,却天天天天不知吃什么。帮你开个南方菜单如何?”
我睁大眼睛看着她。用手推了推,眼镜在鼻子上边。

生活从地狱间直窜上云霄,超越天堂。
整整一个冬天,放假也不放过。每天我朝着菜单上那娟秀字迹一划,美食顿顿像手抓肉一样手到擒来。
若宁俨然研究透彻了南方菜的做法,每天像我的管家般双手比划个不停,我在一旁做管家的神仙主儿。不再看墙壁,看她,看我这个称职得过分的管家。
若宁不忙的时候,停下来与我说话。老板娘在后面瞪着铜铃眼。
“不理她,我姐。我表面上在帮她打工,实际上我在谋划我光明的未来。”
“我姐跟我讲过你,你在这个城市里挺特别的,特别得格格不入。”
“想了想,就让我两姐妹收留你,吃好一点吧!”
若宁就是那天穿着红衣帮我独自开菜单的女子,比我小三岁。




QQ闪着。
“咱们在这里开聊。饭馆人多,那地方得少说话,多赚钱!”
“我旅游学校毕业,我导游。祖国的大好河山在我手下一一导过。”
“你别想歪了。帮你开菜单是看在你的银子哗啦哗啦河水般流进我姐家口袋的份上。”
“但你也得领情,冲着我把你养胖了三斤,从此往后,对我得尊敬。问你问题你不得超过三秒钟回答。三秒钟后不回答,就表示否定。所以,三秒钟内你必须回答!”
“我出一道脑筋急转弯,树上两个鸟,开枪打一个,还剩几个鸟?赶紧回答,我想好了下一个。”
。。。。。。
我一根根硬邦邦的脑筋哪转得过来。最怕巫婆一样的女孩,以刁难或捉弄人为乐。
偏偏遇上了,要命的是后来还喜欢上了。

但是若宁确实对我好,照顾得我很好。
同样一盘菜,她给我的比别人的份量多,收同样的钱。
她有一次说我身体偏瘦,来北方混,身体不能破坏了北方新社会的和谐。
我有一次问她为何不见她男朋友,或者,她老公。
三秒钟后,她没回答。QQ头像彩色随之消失了。
又有一次她说叫我哥。三秒钟内,我答应了。
QQ那边回来表情嫣然一笑,第一次感觉网上的笑容也生动。

“哥,今晚去喝酒,怎样?”手机。
“你一定得去。因为我就在你楼下,伫立在寒风中。嗯啊,我好冷!我衣服穿太少!”
我想着那三秒钟,冲到楼下。瞪大眼镜四望,空空的。我推了推眼镜,眼镜在鼻子上面。
我在寒风中伫立了十分钟,上到楼上喷嚏震天。
第二天看见她挤着鬼脸得意地笑,我流着鼻涕。
我没有生气,我发觉我离不开被这家伙捉弄刁难或者虐待了。




“她已说过不会喝酒!”
“大爷就是要她喝酒!你妈的什么人?”
我用力地去抢夺那大汉的酒瓶,很用力。
我说话干脆,那家伙下手比我说话更干脆。
“乒”的一声!后脑勺奇痛!眼冒金星,痛彻心扉。恍惚间眼前全黑了下来,恍惚间若宁叫了起来。
。。。。。。

世界是白的?我侧躺在医院病床上,盖着洁白的被子,一摸,头缠着白纱布。只有若宁的眼睛红红肿肿的。她哭过。
“还知道醒过来,你听着,我问你,三秒钟内回答。”
“为什么这样拼命?”
我来不及回答,两秒钟后她说,“再不能这样拼命!”
我来不及回答,两秒钟后她说,“不值得这样拼命!”

若宁偷偷地在饭菜中加了一些富含营养的不知名的东西。我的伤好得异常快。
老板娘,她姐的神情很古怪,说不出来。
有两次我还见过那个逼她喝酒的男人,凶狠狠的目光瞪着我像冲上来要扁我,忍得青筋直蹦。若宁每次都在,被男的拉住说着天书一般的本地话。说了两次甩了两次门他悻悻离去。
大概是垂涎若宁美色的家伙吧。除了这个男人之外,貌似与若宁间相处的日子更快乐。




“哥,今晚去喝酒,怎样?”QQ。
“这次是真的,这次是真的。”一个可爱的表情。
我超过三秒钟没回答,后来,超过了六秒、九秒,许多个三秒都没回答。
生气表情后面,炸弹、雷电、刀子炸来、轰来、砍来,滚滚而来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最后,最后,是一排哭泣的表情。

第二天开始菜少了一点,眼前心中都开始黑暗。
因为接下来若宁消失了四天。
打若宁手机,永远都说关机。
我得认真审视自已与若宁之间的感情,应该是网友。
天天见面的网友。那不成了真朋友?

这个冬天,除了与若宁相处,我大部分时间都埋在腾讯空间里写文。我喜欢文字,喜欢涂鸦。
每写一篇,她就会第一时间抢占沙发。有时评得古怪到我看不懂;有时候评得居然准确。但每次让我倍受鼓舞感动。除了感动,还有温暖,仿佛找到了寒冬里与我互相取暖的那个人。
我还得意着。若宁觉得我很斯文,觉得我有文采,觉得我特有学问。一本正经的神情隔着电脑看着我。她说话有时疯颠有时正经,一时间难以适应。
“我学旅游学校的,就知道玩;你学英语的,却知道写。仰慕,白领,精英!”
“我写的不好,妹妹。”
“我认为你写得好就好,你要坚定地写下去,坚持自己的风格,总有一天会让大家接受的。”若宁就这样鼓励着我,说这话的时候无限真诚,这是我最感动的地方。
像那个重复无数次的动人场景。富家女握着穷画家的双手鼓励,含着热泪说,“总有一天,你的作品一定会成功的!我相信你! ”
今天,写此文时,我不停地认真的问自己:我与若宁之间,究竟是什么关系?
为何,当初与若宁只分开四天,就好像相隔有漫长漫长的四十天、四百天?




四天后,她回来了,就在上个月底。
那晚饭馆里来了好多人,看样子都是若宁熟悉的人。她忙着招呼客人,却对我视而不见。心中顿感抑郁落寞,我离开饭馆去了别处吃饭。
其实,我很想找到她说话。

之后若宁人间蒸发。
QQ头像也一直黑暗着,我的心也黑暗着。
我总算弄明白了,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挂念着她。只是,生气她的视而不见,或者迷茫她的突然消失,或者烦恼于她对我的态度突然急转直下,或者,说不出的或者。
这几天我再也没去那饭馆。




其实,我一直想对她公开一个秘密,然后期待她听闻后的感受,然后寻找自己的答案。 因为,我一直被这个秘密煎熬和纠缠着。
但我一直没成功。不知以后,是否再有机会说?




直到前天,QQ终于闪了。
“哥。”
就一个字,却那么地令我疯狂、令我激动、令我高兴、令我从半躺半坐之间崩直了身子,差点蹦上了天花板。
“那个男人是我老公。”
我的心猛一颤,老天,恒久的只我一人最后知道的秘密?
“我没与你说过他,那天你问我没有回答你,是因为我不想说这些事情。我和他感情不好。吵了几次架后我来我姐这儿散心,遇见你了。后来,后来他找上来了。。。。。”
“他要打你,我说你敢我就死给你看。不,死给他看。”
“当然那次喝酒被打是你撞上了枪口。”
“真正找你喝酒的那一晚,他打了我。想也不想我那时就想找你,结果那晚你没出来。呵呵,是我骗你骗得不敢出来。我后来一个人出去飘荡了。”
我在电脑这边听,若宁继续说。
“我现在跟他离了婚,飘荡回来就办了离婚。本来就不相配,之前是我妈硬扯的,他供我上大学。现在我妈知道错了,她女儿生活得好幸福!”
仿佛听到若宁在电脑的那一端哭泣。一分钟之前还侃得有声有色,这会儿说哭就哭。
我发了无数安慰的句子过去。
过了好久,她打来一行字。
“哥,我走了。我最后问你问题,你有没有,爱过我?”




那晚,过了无数个三秒钟。若宁离开电脑,离开我,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候,我还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,我有没有爱过若宁。反过来,若宁呢?若宁有没有爱过我?现在,我不清楚。
不过有一点我很清楚,我也许再无机会亲口告诉她我心中的那个秘密。
那晚,我做了文章开始的那个梦。梦醒后,我知道了答案。




这个世界中,有一种爱情,如风雨中的花蕾还不及完成绽放就凋零落去。然而,只要绽放过,就一样温暖,一样感动,一样美丽,值得珍藏。叫做——三秒钟的爱情。
我放弃了这段三秒钟的爱情。
爱,不只是感觉,还有责任。
若宁还未从离婚阴影中走出。
我不能让她再一次受到伤害。





我有一个秘密一直想告诉她:  
我有个女友在南方,已订婚。


后记:

若宁:

我现在脑子很乱。我爱他吗,我不爱他吗?现在不知道。我刚经历一场失败的婚姻,痛,锥心的痛。我先找个地方静静。我现在心底想什么一点也不清楚,不想再轻易作决定。如果错过,也不遗憾,他会在我心底的,会的。

我:

我现在脑子很乱。我爱她吗,我不爱她吗?现在不知道。只是后来再没见到她,心情很复杂。虽然决绝地决定放弃,可是内心。。。。。。。是的,有的人一辈子在你心里没有感觉,可有的人不,哪怕,只是短短的三秒钟。
 

顶一下
(6)
100%
踩一下
(0)
0%
分享到:
网站赞助
推荐内容
  • 老夫少妻

    昨天清晨刚开店门,就进来一男两女,从穿着上看挺有钱,是每家店铺都喜欢接待的那种顾...

  • 按摩

    县工商局的王主任,这几天一直沉浸于前几天在发廊阿春小姐给他按摩的兴奋中。 王主任...

  • 老鼠的诉求

    东风万里彩旗飘飘,鼠类形势一片大好。我们鼠辈,一直以来,都是夹着尾巴做鼠、提心吊...

  • “卡女”

    小伙子交际甚广,常出差公干。业余热衷于收集各种票证,故人称之为票男。女孩是位白领...

  • 笑 柄

    村中上了年纪的人至今还拿我曾祖父当他们茶余饭后的笑柄。这些老人记得我曾祖父那间药...

  • 翻译人脑

    经过长期的艰苦卓绝的努力,我终于成功地研究出翻译人脑的仪器。只要在颅骨上凿一个小...